欢迎来到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news.4vvvv.com。俺回啦 撸撸撸中文网 黄色图片 撸多宝 婷婷色五月 色五月女王来了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半步猜

摘要: 这被窥视的生活,越发让陈太难以忍受,幸好,她还有一个真正贴心的小姑在身后。

牡丹花下|一个长嫂的卧薪尝“姑”史


这是 半步猜 的第 14 号作品

牡丹花下



Attention:本文为付费短故事,长嫂 X 小姑,《我在岛上等你来》中陈弥娅客串登场。以下为试读部分,全文上车价8元,字数约2万字。



【文案】

陈太太深知自己不能揭发她。

她是谁?她是陈家的准继承人,唤陈太一声大嫂。

整个陈家,都是她的囊中物,包括陈太和陈太的丈夫在内。

漫说她不过是在暗处偷窥她的私密生活,就算她真的对她做出什么来,陈太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是这被窥视的生活,越发让陈太难以忍受,幸好,她还有一个真正贴心的小姑在身后。



一  两个陈太太

 

月色下的街头温柔缱绻。

喜宴散场,形形色色的男女从酒楼的电梯下来。

“叮”的一声,挤满人的电梯终于开了,陈太太第一个捂住胸口走出来,她一晚上都在咳嗽,连喜酒都没喝两口就吞了好几次药,阿嬷本来让她喝糖浆的,陈太不想喝,倒不如两粒苦药丸就着水喝下去省事。


自从出嫁后,陈太太对甜食等高热量的食物都失去了兴趣,她要保持身材,陈家本来就美女成群,家大业大,女人不要太多,老女人就不要说了,那家里头一堆刚刚不过十五六岁的妹妹,个个生的顾盼生姿,她是长嫂,总不能在美色上被比下去,故此,需要注意的地方太多了。出嫁前,她倒是敢喝个下午茶吃一堆马卡龙的,骑马扛着高尔夫球杆还敢去敲探出枝头的红杏呢,现在甜食不敢碰,为了尽早怀孕,她还要喝中药调理,又因为顶着长嫂这个虚衔,老太太格外盯紧她的一言一行,美其名曰叫她做榜样,其实她也不过比那些姐姐妹妹大几岁而已。


有时候想想,陈太太十分怀恋从前在家做少女的日子,果然,做大家庭的长嫂是开心不起来的,她母亲生前还抱怨过她为什么不嫁给别家的小儿子?老小总是备受宠爱的,老大都是生来就要做脊梁骨顶事的,长媳哪里是容易做的?


更何况,她这个赵家长媳还不那么亲热。


说什么是长嫂,真论起来,她不过是个表嫂,她先生陈嘉仁是十岁的时候被过继来作“长子”的,原不过是为了哄老太太高兴,冲冲喜而已,他下头还有一个妹妹陈弥娅,一个弟弟陈弥生,弟弟有白血病,本来只要再生一个身体健康的弟弟,那陈嘉仁就不用再做这劳什子“伪长子”了。


奈何陈家这一代命该如此,弟弟是再没有了,反倒是私生的姐姐妹妹一个二个冒出来,老太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当家主母(陈母)生不出来男丁,就让外面的女人帮着生好了,虽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但是老太太的思想恐怕还停留在上上上个世纪。


就这样乱生乱养了好几年,还是生不出一个男丁,陈嘉仁就脱不开身去了,他父母想把他要回去也要不了了,他就这么成了陈家名义上的长子,外人是不晓得内情的,老太太对他不错,上头的父母也对他很好,俨然就是一个长子该有的模样。


不过,不是亲生的,到底还是不一样,这也是陈太太嫁进来一年多才自己觉悟出来的。

原本,她以为嫁过来可以风光无限,全家上下,她老公最大嘛,她自然可以逍遥自在;现在,她还是选择做一个贤良淑德落落大方的长嫂,长辈们都在,要做足孝顺样子给他们看,小辈们逢年过节还要包红包,也要做出威仪架势来压住她们。


这些表面功夫,陈太已经做得越来越好,不过她最近总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有人说她是第二个陈太太,在她之前,还有一个淹死鬼陈太太!这还了得?这不是在诅咒她吗?她年纪轻,娘家也不算是本城叫得出名字的大家族,对旧事自然了解的不够清楚,她问过陈嘉仁,他也矢口否认。


他越含糊,陈太就越疑惑,陈嘉仁已经四十二岁,老男人的心里,绝对有猫腻。


今天喜宴上的新婚夫妇,女的靓男的俊,算作是最近她参加的婚宴中,见过的年龄差距最小的新娘新郎了,还挺般配。陈太太打开自己的钱包,里头正放着她和陈先生的合照。

酒店大堂中央的灯光打在照片上陈先生的脸上,陈太太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她的睫毛又密又长,长得像两扇黑漆漆的小扇子,正巧遮住了她眼睛里的黯然。

结婚这种事,确实是考验人的活儿。陈先生在结婚前是一个殷勤热情的绅士,人人都叫他钻石王老五,他出手阔绰,人又非常体贴细心,陈太没多久就坠入情网,他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是长相气度各方面比那些空有荷尔蒙毫无头脑的年轻男子甩去好几条街的距离;结婚后的陈先生对她也百般照顾,两人也算夫妻和睦,只是他过于想要尽早生孩子,导致陈太疲于性事,愈发对他提不起兴趣。


一年前的陈太早就有点恨嫁,两人一来二去就决定结婚,现在想起来,多谈一年恋爱,也许这桩婚事就结不成了,她也没必要为了生孩子这样鞠躬尽瘁。


去年的婚礼仍然历历在目,也明明只是去年的事情而已,陈太觉得已经过去很久了,这婚姻让她觉得时间漫长,有点干熬着的意思在里头。

她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彻底摸清楚自己及丈夫在家中的地位,她倒宁愿自己能装得了糊涂呢。

早几年陈太就很要强,要嫁就嫁得顶天立地,不必受气是首要条件,现在看来,狗屁的顶天立地,日日不过是仰人鼻息过活,也就表面风光,里子内全是遭罪的事情。

陈嘉仁恐怕早就习惯了,况且他是个男人,总比女人要好过一些,最起码他不用大肚子十月怀胎,男人嘛,提上裤子也就了事了。


想要孩子也是人之常情,他眼看都四十二岁了,再晚几年生,恐怕别人会笑话他老来得子,被他带动的,陈太也想早点生下孩子。


夫妻俩都着急又怎样,须知,生孩子这种事,越急越没有啊。

眼下,除了孩子,她最想知道,在她之前,究竟有没有另外一位淹死鬼陈太太?


陈太太独自一个人站在酒楼大堂的水晶灯下,大堂内全是恭祝新婚之喜的花篮。

她就这么站在百花之中,越发衬托她的高挑纤细的背影艳盖桃李,她本来就生的珠圆玉润,细肩细腰丰臀,前凸后翘,一双生嫩白腿今日被包裹在红裙之下,若是她穿旗袍,走路时微微露出腿来,那才叫撩人呢。


陈太太正在出神,她察觉身后似乎有人在看她,于是便回过头去,一顿猛瞧,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站在她身后。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陈太太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正看着她。


“长嫂。”


“唉哟!要死了呀,你吓我一跳。”


想事情太入神,陈太都没注意到有人已经走到自己面前,这一细看,不是旁人,正是她的信鸽了。


“陈家今天不少人都在,你跟我过来,省得被人看见。”


大堂里花团锦簇,陈太太拉着她的信鸽上了货梯,两人上了二楼,拐弯进了一间咖啡厅,陈太开了一间临窗的包厢,门一合上,陈太就点了一根烟,从包里拿出一个装满钞票的信封来,推给了信鸽。

“快说。”

信鸽名叫陈追云,陈家内部没人不知道她,当年这位的母亲差点挤掉了当家主母的位置,就差一点就上位成功啦,她的年纪和二小姐陈弥娅几乎相当,是陈父初恋情人的女儿,也是全家上下受排挤最严重的女儿。她人长得漂亮,行事风格和陈父很像,年纪轻轻已经相当出色,于是被暗地里打压的更厉害。

陈太进门做了长嫂之后,也受到了一些排挤,陈母和老太太对她偶有挑剔,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她暗地里与陈追云交好,也是逼不得已,否则这龙潭虎穴,她一个人怎么撑得下去?

原本,她是合该与陈嘉仁夫妻共结连理枝的,奈何陈嘉仁觉得娇妻年纪轻,他说话总是露三分藏七分,往大了说,他爱哄着她,却真不愿意将各种利害袒露给她知。


陈追云就不同了,她知道这家中的一切事情,陈太一有疑惑就拿钱来向她买消息,又干脆又稳妥。


“嫂子。今天这钱我不能收。”


陈追云现在在陈氏的分公司做事,薪水单薄,陈太太听说最近她又被降薪了,有人弹劾她抽油水。


“收了吧。我知道你最近手头紧。”


陈追云笑了,“还是嫂子疼我。”


“快说。”


“在你之前,我确实还有一个长嫂。她是童养媳,如果现在还活着,比我大哥还要大十岁呢。”


陈太心里顿时电闪雷鸣,她千挑万选来的老公居然是二婚鳏夫?


“她是怎么死的?”


陈追云仿佛是看透她的心思,就握住她的手,安抚道:“他们没有领过证,她不算数的,你是合法的陈家大太太,她即便活着,也上不了台面。她是溺水死的。”


陈太太咳嗽了两声,“那也是个可怜人了。”


“她嚣张跋扈,家中上下都不喜欢她。听说在陈弥娅陈弥生姐弟俩小的时候,她还欺负过他们姐弟俩呢。所以陈弥娅很不喜欢这个长嫂,至于你,我看陈弥娅并没有不喜欢你。这点你大可以放心。”


陈太太望着陈追云,她心思百转千回,眼下谁不知道陈弥娅已经大权在握,陈父已经是半退休的状态,陈母虽说还在公司内挂职 ,但是遇到大事都是听陈弥娅的,陈母现在将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内宅里,这反而让陈太的日子不好过了。


这么大一家人,同住一个屋檐下,作为长嫂长媳,她有许多事要管,又有许多事不能管,有时候伸手缩手都是错,最大的安慰莫过于陈弥娅尚算精明强干,对她这个长嫂还是比较恭敬公正。


“追云,你不知道,我现在多羡慕你,一个人在外面住,自由自在。要是我和你大哥能单独出来住,那就好了,不过,老太太肯定不乐意的。”


“嫂子,我看你最近瘦了很多。你有什么烦心事,尽可以告诉我。我知道你的难处,你也知道我的难处,这陈宅里,没有比你我更知心的了。”


陈追云坐过去,将陈太抱入怀中。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陈太在她面前不用拿捏任何威仪,她抱紧陈追云,轻声在她耳边说:“你千万不要嫁人,我婆婆这些天一直在给家中姐妹物色结婚对象,恨不得一天之内将她们全都嫁出去,挑出来的结婚对象,质量参差不齐,都不是什么好人家。”


“只有嫂子挂心我。”

陈追云抚了抚陈太的后背,她抚得很轻,有一下没一下,陈太很受用,同时又觉得心里头被她抚的痒痒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心头徜徉,她疑惑的望着陈追云,只见陈追云正温柔而专注的凝视着她。


这眼神比月色撩人,陈太心下一沉,她连忙推开陈追云。


“你大哥喝得差不多了,今晚回去,我们还要造人呢。嗳。”


陈太提着皮包要走,陈追云从她身后抱住了她,陈太当即发颤,心湖也跟着碧波摇曳,陈追云长相太好,龙眉凤目,身量修长,鼻梁高挺,棕色的眸子又清澈又微挑的恰到好处,她浑身书卷气,每次和她暗中相会,除了交换信息之外,陈太其实是十分喜欢与她这个人相处。


被她这样抱在怀里,陈太心跳的更快了。



 




哒浪!试读部分已结束,喜欢的话可以通过赞赏或二维码购买下文,全文2万字只需8元,购完即可后台敲我兑换完整版,靴靴支持~



猜の叮嘱:

1.在《我在岛上等你来》这个故事中,陈弥娅被陈小樱卖进妓院后又被嫂子赎出来关进精神病院,你们放心,这个故事和陈弥娅并无直接关系。

2.本故事讲述的是陈追云和陈太的故事,可当作单独一个故事来看,与岛你来无任何干系。

3.写了写,改了改,一直到现在发出来,或许是岛你来的最有一个支线故事啦。

4.第一次写长嫂与小姑,这种关系,老实讲,还蛮刺激。

5.哎哟哟,我的故事都很深沉,你一定能了解我真挚的心。



(请给小猜猜投食树莓、山竹、??,喵喵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