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洲:我们上研上博直至做研究的优劣势简析 ——致支农社团朋友们

摘要: 就上研上博直至做研究而论,支农社团出来的朋友们有着劣势,但也具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其中有三大优势是他人所不具备的,这些优势恰恰是中国学术创新发展最急需的,因而我们绝对能够经过厚积薄发后后来居上,说不准唯有我们能够执中国学术之牛耳。

11-11 12:24 首页 竹莲居士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竹莲居士”

(欢迎读者朋友加本人的微信公众号:zhulianjushiyz,以关注阅读更多本人的文章)


      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严重地低估了自身的潜能与力量,高估了他人的优势与条件,这些反映在很多朋友还是不明白或不能深刻领会“人才是诞生在黄金分割点上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忧劳可以兴国,逸豫可以亡身”、“富不过三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等俗语、名言所揭示的道理上,同时反映在不懂得“没有人,至少是极少有人可扛得住‘异化’的力量与效应”这一规律上。

 

        现在,我们有很多朋友,或者说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在考研、上研、直至考博、上博。这些事情在现实或功利方面的意义自不必说了,我想着,我们应该在学术研究乃至改造中国的思想学术直至发起一些学术运动上做些贡献,争取有大的作为,包括促使自己成为卓越的学术人才直至大师。对此,有人说,我们行吗?包括学个英语,考个研究生,考个博都这么难。与他们特别是城里的或名牌大学出来的同学比起来,我们有什么优势?能够比得上人家吗?

 

     这就属于没有志气、信心、视野的体现,也是不能看清问题,看透道理,看穿形势的体现。实际上,一个时代的人能否最终成才特别是能否成为思想学术上革新性的人物或大师,不取决于他的出身,而是一方面取决于他的志气与情怀,是否有明确正确的方向与目标;另一方面取决于他的胆识,能否突破现实的羁绊与时代的限制。在这两点上,我们都应该向贺雪峰老师他们学习。

 

       据此,这里就分析下他们,比如说城里的或名牌大学出来的同学与我们比起来有什么优势、劣势,对应着也就是我们上研上博直至做研究的劣势与优势。最后请朋友们思考确认下,学术发展特别是思想创新最需要的是谁的优势?

 

      我认为,与我们比起来,他们有三大优势:

 

1、外语比我们好,这跟家庭、小学、中学乃至大学的层次水平有关,依照我们的出身与以往的求学经历,外语水平根本没法跟他们比。于是,有人说,当我们在普通大学里为考四级、六级而发愁时,人家都已经过了雅思托福。结果,大学毕业,我们考取人家学校的研究生,而人家却大都选择出国深造。

 

2、适应规则与现代化的能力比我们强。大学乃至研究机构当然也是有行为规则的,更有严格的直至死板的学术规范,而且这些东西都是很现代化的,立足于并产生于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及其活动方式,甚至普遍反映着中产阶级的价值观念、思想视野与生活方式。在适应这些规则上,我们这种出身的孩子哪能跟人家比。不妨说,在这一点与第一点上,我们都存在着根本缺陷。

 

3、比我们更符合或容易学会掌握西化的学术理念、准则与内容。比如:今天做学术的,言必称西方或欧美,喜欢拿西方的东西来套中国的问题。中国的现代化还没有完成,且现代化弊端已经丛生了,学界却张嘴闭嘴谈的是“后现代的问题”,大量的精力时间金钱都花费在学习、研究、引进、传播西方的东西上。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证明这些人的先进与科学,否则一个人会被排斥或否定。而这一点恰恰是由前两点决定的。

 

     总之,在这三点上,我们远远不如人家,简直就是层次不一样。 但除此之外,我实在找不到别的他们比我们有优势的地方了。问题是:这三项优势有什么价值呢?特别是对于推动中国学术的创新发展有何直接作用呢?外语未必是主要用到学术上的;对规则的适应逐渐刻板化,为了规则而规则,而且达到一定程度,规则就会窒息学术的发展创新;西方的理论未必且越来越不能解决中国问题,在中国难以落地生根。总之,他们拥有的优势可能能保证他们谋求到自己的现实功利,但未必是用来推动学术创新的。

 

       不仅如此,与我们比起来,他们有着近乎与身俱来的三项缺陷:这三项缺陷足以使他们浪费掉优越的条件或优势,甚至能使他们成为学术创新的障碍与绊脚石。

 

1、问题意识缺乏,缺乏解决问题的担当品质。自古以来的历史都是:肉食者鄙,不能远谋。上层社会或出身条件好的人士不但缺乏担当精神,而且问题意识较差,大都要求维护现状或在既定的格局秩序下谋求更大的利益,根本不会谋求改变现状。做学问的更是这样,像出身不错的马克思博士那样的学者终究是少数。他们身处城市或优越的家庭,再加上学校的好条件,很难认识或理解到中国问题,也缺失敏锐性。特别是今天这个时代,越是处于繁华的处境中,忧国忧民的精神情怀越难具有。我们这些则不同,不仅仅是身处弊端丛生的基层或底层,而且参与了下乡支农调研活动与一些理论培训,因而对中国的问题有着自己的认定与把握,甚至也有解决问题的志向与意识。

 

  2、国情意识缺乏,独立自主精神淡薄。不论是上研上博时的学习,还是之后的研究教学,崇洋媚外者众,实事求是者少,大都喜欢套用西方的理论与范式,做不到从自身的国情与特色出发去认识认定问题,更没有几个人能够争取创建中国自己的学术直至学派。不能面向实际问题,创新发展理论,有的从一开始就直接被西方的理论或范式俘获。结果,他们做的学问,至少是学到的东西一般无大用,不接地气,抓不到根本问题,更远离群众需要。

 

3、没有批判色彩,创造力特别是原创力不足。正是因为他们更能够适应现实的规则,所以时间久了,就更容易被规则束缚,这本来就是很自然的逻辑与规律使然,结果就是:他们不敢、不愿、不能批判现实,包括革新学术规则,最终导致创造力丧失或无法产生。尤其是在宏大叙事这种级别的思想创造上,没有批判精神的他们就更不可能有作为了。实际上,这也正是“异化”使然,条件好,规范严格,经过一定时间后反而会使他们走向保守、陈旧,不作为等。

 

       其实,除了这三点之外,我并不觉得他们的学术功底或者书读书量直至思考能力比我们好到哪里去,除非我们自己不思进取,不能够一心一意地泡图书馆读书学习。在今天这么个浮躁与急功急利的时代,在大城市中,我绝不相信他们能够安安静静地读书学习,时间久了,学科特别是学术功底自然也就那样,至少是与他们的出身或者说优越的条件是不相匹配的。此时,只要我们耐得住寂寞,扛得住诱惑,踏踏实实地读几年书,就学科或学术本身来说,完全可以将他们甩得远远的。

 

        综上所述,我们所具备的优势反而可能是中国学术创新所急需的。学英语之所以必要,很大成都上是因为西方比我们强大,等待中国自身强大了,可能就不是这样了。崇尚西方学术理念与范式也是这样,伴随着中国的强大,他们搞的这些东西将会越来越没有价值意义。还有他们死守的规则与模式,都会在未来中华民族伟大振兴,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的过程中被割除掉。当然,这些事情都需要有人去干。

 

       事实也表明或不难发现:那些出身条件好,毕业于名校的学生就学术能力、学科功底,理论视野、创造能力,包括发表论文的能力是越来越差了,这就是不读书,不关心问题,死守规则使然。这样,他们原本凭借优越条件应该具备的优势在衰落,更不要说他们天然具备的三大乃至四大缺陷还持续存在着了。

 

         总之,希望我们的朋友们能够自信自强,趋利避害,扬长避短。为此,首先要清晰自己的目标与方向,树立雄心壮志,确保自己能够踏踏实实地读书学习,舍得花费一定时间去一心一意地修学储能。未来谁能够执中国学术牛耳,真的不好说。

谢谢阅读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竹莲居士”公众号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